only非晚

偶尔写文,最喜欢看文,涉及范围超广泛,基本来者不拒,嘻嘻~

②【金龙】城主套路深

【情人节特辑】♡第二篇
系列《关于我家cp的二三事》霸道城主金×软萌郎中龙梗get√

ooc私设,套路深情金城主×纯真傻萌龙郎中
------------------------------

“禀告城主,目标已在龙傲城外。”黑衣蒙面人半蹲在一人面前,语气恭敬。

“我知道了,下去吧,晚饭之前,我要这个人出现在我面前,不论你以怎样的方式。”声音冷然,却隐隐透出一丝兴味。

“是,属下明白。”似一阵悄无声息的风,黑衣人在眨眼间消失不见。

偌大的房间,只余下一人,正是这龙傲城的主人,以武功绝世,容貌出众,性子冷傲而闻名天下的城主大人—金明。

“城主,一切已准备就绪。”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在门前停住,门外传来男子的声音,金明闻言,嘴角勾起一丝浅笑。

那么现在,就等着猎物上钩了。

金明把玩着手中的玉扇,计算着时间,不出三盏茶的功夫,房檐上,脚步轻巧,房门未动半分,蒙面黑衣人再一次跪在了金明跟前,“城主,你要的人现在正在隔壁房间,约摸半柱香的时间就会醒来。”

“好,你退下吧。”话音刚落,人已经不见,龙傲城的暗卫都是训练有素的,金明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的能力。

起身走到衣柜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服饰,听闻那人,不喜暗色,偏爱白色,金明将手伸向了那件牙白色的广袖月袍,衣袖翻飞间,他褪下了惯穿的黑金窄袖长袍,换上了新袍,因为行动不便,那件月袍他原是打算就这样放置在那的。

玉扇轻摇,整理好一切,金明缓步走出了房门。

一睁开双眼,目光所及之处,皆显出了房间的贵气,大到锦被,小到香炉,无不透露着一种无声的华丽,而淡紫色的帷帐和装饰物又增添了点点温馨,而这房间里的小物件并非全是俗气的金制品,更多的是玉制品,抛开别的不说,侯三龙是真的很满意这房间。

但扯到正题,他现在的状态可真的算是很丢人了,他好歹是人称玉面小郎中的医圣独子啊!居然遭人暗算,还被下了软骨散,虽然以他的药性体质,可以更快地度过药效,但现在至少半柱香的时间里,他正处于任人宰割的境地。

天啊,真是对不起父母的辛勤培养,对不起江湖民众的期待,对不起……

这边侯三龙正认真地检讨着自己,门却吱呀一声被推开,侯三龙迅速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用来形容眼前的这个人是再好不过了,月色长袍衬出他的谪仙气质,却不会给人以不食人间烟火的疏离感,广袖流转间,那人面容姣好,玉扇轻摇,着实吸引住了侯三龙的目光。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能把白色穿的如此张扬,这是侯三龙最喜欢的颜色,那个人的举手投足间,贵气隐现。

看着某人直接愣住,目光再没有移开,金明嘴角不禁微挑,施施然走进门,在床边不远的一把椅子上坐下。

“听说大夫你人称玉面小郎中?今日一看这话果然还是不错的。”金明一瞬不移的紧盯着侯三龙,面容白皙,眉眼如画,酒窝微陷,一副不算十分惊人的容貌,却能让人从心里感觉到舒适。

“呃…咳咳,谢谢夸奖,城主大人也是名不虚传啊。”用咳嗽掩饰刚刚自己的失态,对世事的敏感程度还是让侯三龙猜出了面前这个人的身份。

更何况眼前这人,除了看不出传言中的高傲性子,其他基本完全符合,侯三龙虽不会武功,但这人行动间带出的强大气场,应该就是所谓的内力了吧。

“传言都说大夫你天真傻萌,不知世事,现在看来也并非完全符合。”金明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我只是不爱掺和人世间的一些事罢了,人与人之间那么多尔虞我诈,看的多了,我便念厌倦了。”

侯三龙的话让金明微微一愣“但是人生于世,还是难逃尘俗的,否则你也不会在这了。”

“呵呵,是啊,那么城主大人以这样的方式请我来是所为何事呢?”

“内人染疾,多方求医未果,现在到了只能请你帮忙的,只是我的身份和内人的身份,不得不以这种方式把你请来,如果给你带来不便,十分抱歉。”

“哦,原来是这样,你早说就好了嘛,治病救人是我的职责,我们刚刚那一来一去的,多浪费时间啊,我还以为你是要为什么事跟我周旋呢。”侯三龙像突然放下了心,语气变得轻松很多。

但是传闻没说这个人已经有夫人了呀,果然传闻都是不完整的,侯三龙一边疑惑,一边心里,居然泛起了莫名的失落?

“那就麻烦大夫了,如果治愈,定会有重金酬谢。”

“酬金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啦,你如果有心,就替我把那些钱散发给穷苦百姓吧。”

“大夫你还真是心善,我会吩咐手下安排的,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不如现在就…”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现在…应该在等半盏茶的时间就可以行动了。”金明一番诚恳的话让侯三龙大为感动,心中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

到底是谁说眼前这个人性子高傲的,如此深情,且温和有礼,果然传闻不可全信。

“都是我的手下,想的不够周到,软骨散,说下就下了,可能量有点过,不过既然是我的错,就由我来承担吧。”

侯三龙还没有反应过来,金明就已经走到了他的床边,低下身子,轻轻揭开锦被,将他的双手在自己后颈处交错,两只手遒劲有力,一把将侯三龙从床上打横抱起,向门口走去。

不经意地,侯三龙的心脏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到达另一扇房门前的时候,侯三龙的力气已基本恢复,可他又怎么好意思说,其实在半途上他就已经恢复了,只是不知该怎么开口,又或者说,不想?

侯三龙直接从金明怀里跳了下来,在金明的眼神示意下,轻轻推门走进了房间,一众侍人立于床前,各行其职,由此可见城主大人有多宠这位夫人,即使是其他人,应该也会禁不住泛起慕艳之意。

侯三龙走到床边,侍人将一把带着软垫的木椅递了过来,侯三龙没有多想,坐了下来,层层帘帐阻隔,看不清里面人的模样,一只纤纤玉手从里面伸了出来,但是,却是左手?

“夫人,伸出您的右手来吧。”侯三龙好意地提醒到。

“不必了,就是左手,你把脉就是。”金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侯三龙一愣,有某个想法在心里慢慢生根发芽。

在触到那只手上的脉搏时,侯三龙确认了,满心惊讶之余,还是冷静下来静静的把脉,脉象很是奇怪,不像是普通的病,侯三龙预感,可能超出了自己能力范围。

但又不忍心身后的人失落,侯三龙小心翼翼地分析道“脉象有点奇怪,暂时还探不清楚,我觉得得再多给我一些时间。”

“好,来人,收拾房间让侯大夫住下。”金明不疑有他,爽快地答应了。

“大人,早就收拾好了。”

“呃…那个,我不识路,你带我过去吧。”侯三龙的声音弱弱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呃…这…大人我…”

“不用,你下去吧,我来带。”金明打断了仆人的回答。

“呃…你不多陪下你夫人吗?”

“他需要休息,而且你貌似有很多问题想问我。”

“呃…好吧。”侯三龙只好妥协,他怎么会说,其实是自己怕被发现能力不足,想避开他来着。

回房间的路上

“有事,你可以问。”

“所以说,你是…断袖?”侯三龙小心翼翼地问出了已经确定答案的问题。

“你不是已经确定了吗?这还有必要问吗?放心,我只会对我喜欢的人下手。”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是…”

“我懂,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好了,到了,进去休息吧。”金明在一扇门前站定,转身看向侯三龙。

“哦,好,诶?这不就是我醒来的房间么?”

“对啊,我的房间就在旁边,有事可以找我。”

“嗯…那个,你也早点休息。”侯三龙喊住准备离开的金明,好像要说些什么,却只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金明笑了一下,复又转身离开。

接下来,日复一日,每天基本都是同样的情节在上演,而金夫人的状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每况愈下,这样侯三龙焦急而歉疚。

金明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终于在某一天早上,侯三龙打开房门,没能看到金明,只看到了酬金,以及得到“夫人昨晚已逝”的消息。

侯三龙的第一反应是奔向隔壁房间,房门紧闭,静的可怕。

“大人不在,大人可能是早就预料到了的缘故,在下人们行动之前就带走了夫人的尸体,也吩咐了不要吵醒你,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下人的话让侯三龙一愣,心中担忧、心疼之情五味杂陈,突然想起一个地方,曾在侯三龙心情不好的时候,金明带他去过。

还是极早的时间,街市上尽是稀稀落落的人群,走到城门,就看见了守兵都排布在城下,这更加深了侯三龙心里的猜测。

无人阻拦,侯三龙直接踏上城楼,就看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没看过他黑衣的样子,多了几分成熟稳重,却也显得有些冷淡落寞。

侯三龙小心靠近,却在要触到那个背影时被一把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晨风轻扬,衣袍飞舞,侯三龙没有犹豫地回抱住眼前的人。

“三龙,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诚实地回答我。”

“什么?”

“这个问题可能很奇怪,但我想知道,听到我夫人的死讯时,你心里有没有一丝高兴?”

怀中沉默良久,闷闷传来一声“嗯。”

金明唇角微勾,将怀里的人儿挖了出来,却看到某人纠结的小表情“阿金,你说,我是不是很坏?”

“不是,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也是我最爱的人。”金明看着侯三龙,说出早已在他心里设想过千万次的话。

“可是,你夫人…”

“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专为你设的局,你会怪我吗?”金明终是坦白了。

“哈?什么局?”侯三龙对这突如其来的转折感到难以置信。

“能成为我金明的夫人的人,除了你,再无他人,所以,这是一个早就设好的局,目标是你。”

“什么?你…唔”侯三龙还没来得及抱怨,就被堵住了嘴,金明的吻热烈而霸道,似乎要夺走侯三龙全部的呼吸,恨不得立即将眼前的人拆吃入腹。

“不准生气,你知道我为这个局花了多少心血吗?就怕你不上钩。”

“那你也不能…唔”嘴再次被堵住,这次,唇舌交缠,直至舌根,让侯三龙整个人直接酥软,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金明身上。

“不准抱怨,你知道我喜欢你这么久,堂堂一城城主,不惜费力设局,都没有用直接抢夺的手段。”

“你还有理了?我…等等,你还来?这是在城楼上诶。”

“三龙,你爱我吗?”“干嘛突然问这个?”

“我是真的很爱你,爱到只能把你娶回家才不至于坐立不安的程度,你明白吗?”金明深情而直接的情话让侯三龙直接从耳根红到了脸颊。

“你还是,别说话了。”

“那我怎么证明我爱你呢?”

“用行动啊。”

“哦~这样啊,要不回府,为夫用行动告诉你?”金明的话,让侯三龙直接一个粉拳就砸了过去。

“色狼,你瞎说什么呢?我…还不是你夫人呢!”

“反正总有一天会是的。”

-----
小剧场
“你说城主是怎么想的?这龙傲城改成龙遨城有什么不一样吗?”

“自从娶了夫人,城主所有行事的目的,都变得直接而简单。”

“是什么?”

“城主说了,我们的城名原本是傲视天下之意,可刚巧夫人的名字里有个龙字,夫人是爱好自由之人,嫁给城主之后,天天就在家里教夫相夫了,城主不希望夫人哪一天厌倦了这种日子,就改了城名。”

“这之间有什么必要联系吗?”

“你笨啊,这名字就是取,希望这龙遨城能成为夫人的一方天地,让他自由遨游的意思。”

“……我们不如聊点别的,城主今天怎么一天都没出房门啊?”

“是根本就不在自己房间好吗?就是有人把城主改城名的原意报告给了夫人,所以这俩一天都在夫人房间没出来呢。”

“………”

两个下属对视一眼,不禁同时叹了口气。

有个一日二十四个时辰发在狗粮的城主是什么体验?
------------------------------------
感觉今天的目标遥遥无期呀,先写着吧,看今天能完成几份目标。

为我打call哦~谢谢某只小可爱提供的梗!~我写的都停不下来了(ˊ˘ˋ*)♡(所以你才写不完啊!)




评论(19)

热度(103)

  1. 🌸hello暖暖.only非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