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非晚

偶尔写文,最喜欢看文,涉及范围超广范,基本来者不拒,嘻嘻~

④【MK】还好遇见你

失踪人口回归,抱歉,非常任性地给自己放了三天假,然后,明天就要上学了(*꒦ິ⌓꒦ີ)而且,近日无糖,自产

【情人节特辑】补更,第四篇♡
《关于我家cp的二三事》古穿今梗get√ @哎呀呀很随便
ooc私设,儒雅高撩ming×傲娇演员kit
-------------------------------------
最近kit接了一个古装剧,虽说他好歹是文科生出身,但历史却是他除了数学之外最大的死穴,他又有什么办法,而在编剧和导演强烈地用“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的要求下,他被迫在没有行程的日子里,选择泡在书香浸渍的图书馆里。

这等同于在要他的命!一个连高中三年都学不进去的学科,怎么可能因为一部戏就学进去呢?再说了,他不过就是个男二而已啊!虽说不至于是三十六线,他也不过就是二三线的小明星而已啊!

经纪人语重心长的话语突现眼前“小kit呀,你想一直就混在二三线的位置吗?公司是有意培养你的,这部戏可是妥妥的正剧啊,多听导演的话吧,你的前途无可限量啊!”

“唉,算了,学就学吧,总不至于学死。”kit无奈,投入了史书资料中,然而半小时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眼皮开始打架了,此时一股淡淡的墨香突然钻进了他的鼻子,随着墨香越来越重,似乎有人温热的呼吸扑撒在kit脸颊。

睁开眼,kit着实吓了一跳,一张俊颜映入眼帘,两人的距离就在鼻息之间。

那人似乎是感觉到了kit的惊吓,忙退开了几步,在一边站定,朗声问道“这位小公子,可是鄙人吓到汝了?”

kit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就发现了一件让他更为咋舌的事,眼前的这个人竟然一身古装?而且言谈举止都古里古怪的。

“呃…这位,大叔…你这是干嘛呢?cosplay?”kit实在想不出其他理由。

“小公子,鄙人不过才二十有四,你又何必把鄙人的辈分捧得如此高呢?”

“行了行了,别左一个鄙人,右一个鄙人了,我听着都烦!现在你的状态,据我分析,只有两种可能,一:你是个精神病,我不介意帮你打一下120,二:你是我的脑残粉,不仅跟踪我到这还有异装癖,所以,我选择报警,你是哪一种?”

“听起来下场都不太好,鄙…吾不能选第三种吗?”

“第三种是什么?”

“就是,汝相信吾接下来说的所有话,然后帮吾。”那人勾唇浅笑,不得不说确实是赏心悦目的。

kit平静下来看着眼前这个人,才发现这人真的长得不赖,柳眉凤眼,红唇皓齿,肤白如脂,身材修长,袖袍飘飞间,算得上是公子如玉般温润得体,风度翩翩了,难道…这人真是古代人?

“那好…你说说看,我再确定我信不信。”kit在美色下选择了妥协。

“其实吾不过是大汉朝一介山野郎中,四处漂泊,行医治病,不问世事,奈何当今圣上专宠董贤,男色逐渐成为一种祸端,而吾小有姿色,便被有心之人用计陷害,落于万丈悬崖,醒来就在这了,周遭无人,只好打扰小公子了。”

“哈?董贤?呃…貌似我最近这剧的题材也是这个朝代的,汉哀帝和王莽背景?”

“王家正是大势。”看着kit一脸饶有兴趣的模样,那人似乎是找到了突破口。

“好吧,我信你,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得听我的!否则没了我,你可没法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现代生活下去的。”

“听小公子的便是。”那人一脸恭顺。

“很好,你叫什么?”

“吾姓金,单一个明字。”

“金明?不好不好,我一个明星,身边跟的人,怎么能有这么low的名字,以后你就叫ming吧。”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支笔在一张纸上写了出来,不经意绽放出一个满意的笑容,酒窝浅浅的,一副小孩子的模样。

ming看了看纸上奇怪的符号,视线却被kit甜甜的笑容锁定,眼神不自觉放柔了许多“小公子开心就好。”

“好啦,也别叫我小公子啦,我也有二十了,而且到了这里,就要用这里的话,什么汝啊、吾啊的,都别用了,别人听到了,会怀疑的。”

“嗯,听你的。”ming的视线一直固定,认真而温柔,盯得kit的脸都有些火辣辣的了。

“你…在古代是不是很会撩妹啊?”kit原本只是想调侃,却不自觉带出了一点酸味。

“什么叫撩妹?”ming看着kit的小表情,似乎猜出了几分。

“就是…很受欢迎,很讨姑娘喜欢。”

“那…应该算是吧。”ming细细思索了一番,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哦,果然,怪不得被人暗算,到处撩妹。”

“kit,我可不是四处招惹姑娘的人啊。”

“那你是什么人?”看着ming一副急于辩解的可爱模样,kit就忍不住想逗弄他一下。

“我是很专情的人啊。”ming温和的笑开,谦逊有礼,唬得kit一愣,温柔地摸了摸kit的小脑袋,笑道“不信的话,以后我证明给你看。”

kit总觉得这句话哪里不太对,特别是看到ming专注于自己的目光,慌乱地逃开,拉开了两人的距离“那种事,干嘛证明给我看,又跟我没有关系,还有,以后不要再直勾勾地盯着我了。”唉,为什么突然感觉脸颊有些发烫呢?

“说话的时候看着对方,这可是礼貌哦,虽然时代变了,但是,这些老祖宗传下来的礼仪应该也不至于丢吧?”ming有些认真的语气,听起来像个小老头一般。

“好啦,不要再说教了,我历史本来就不好,走吧,先换身衣服,虽然可能引起一些关注,应该还不至于被当做神经病。”kit一边说着一边做好伪装准备,口罩、无框眼镜、帽子,严严实实,拉起ming就向图书馆出口走去。

两人交握的双手,掌心带着温热的温度,衍生出小小的、不经意的心动。

这场不平凡的相遇之后,kit就开始了ming的现代化训练,超强的适应能力和学习能力,让ming几乎是光速学会了现代的生存技能,作为交换,ming成为了kit的历史导师兼剧本陪练,每天看着一张精致的俊颜,有趣生动地讲解,细致温柔地照料,偶尔蹦出和年龄不符的撒娇和呆萌性格…每个细节都令kit心动不已。

而当kit意识到这一点时,一股危机感扑面而来。

因为,kit明白:在爱情中,先爱上的那个人总是卑微几分。

某天,两人一起来到kit家楼下的咖啡馆,看着眼前那个背靠在沙发上低头品书的人,一副温儒学者的模样,一张出众的容颜,引得路过的妹子有意驻足,却惹得看起来正埋头读着剧本的某人心火旺盛。

就说只能把这家伙圈养在家嘛,最好再也别带出来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kit的小脾气,ming打开了话匣子“kit,你们这里管断袖叫什么?”

“呃…就是gay咯。”kit觉得这问题莫名有些指向性。

“哦~那你们这已经开放到gay也可以随意在大街上亲吻了?”ming笑容微妙,指了指窗外。

kit转过头,看见咖啡馆外两个男孩子正旁若无人地亲吻着。

“你别看!这个…也还比较常见吧。”kit大声唤回ming的注意力,不行,这要是学坏了可怎么好。

“那,他们也算是跟普通的情侣一样了?”

“嗯,不过,也有可能只是朋友,在一些国家,离别kiss可是礼貌。”kit尽量地拓宽ming可以接受的对现代的认知,如果…以后他不再需要自己,也不会轻易被骗。

“哦,这样啊。”kit低头继续看剧本,没有注意到某只双眼里闪烁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当天晚上,kit准备出发去片场,却被某人拦住了。

“干嘛?”

“既然老师教了,就得运用到实践中啊。”

还没完全明白ming话中的含义,湿润的触感就袭上了kit的嘴唇。

心脏,不可抑制地失控了。

只是浅尝辄止,但kit已经整个发软,全身的重量都压在ming的身上,ming轻轻环住kit的腰,听着软软糯糯的声音从怀中传来。

“太不公平了,每次都是这样,莫名就让我一个人心动慌乱。”

“kit,可是我刚刚的吻不是离别kiss哦,是普通情侣的日常。”

kit惊讶地抬头,正撞上ming深情专注的眼神,看来这次是认真的。

“怎么,你想把我掰弯么?”

“嗯…虽然我不太懂你的意思,但是,你从见我的第一面起,就已经是个gay了吧。”

“你…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那么,你呢?”

“我本来就是啊。”

“那你怎么没有告诉我!”

“那…你还会自愿走进我的包围圈吗?”

“…会啊,傻瓜,因为是你。”

“kit,还好,我遇见的是你。”ming看着kit一字一句地道,语气温柔而坚定。

两个人默契地再次吻上了对方,并在逐渐暧昧的气氛中,一点、一点地加深……

呃,看来今晚是没法去工作了。
------------------------------------
其实,就是我放任了我的拖延症,没救了(ノへ ̄、)

长篇双更稍后奉上♡(小小地期盼不要掉粉哦~)

评论(8)

热度(83)

  1. 🌸hello暖暖.only非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