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非晚

偶尔写文,最喜欢看文,涉及范围超广泛,基本来者不拒,嘻嘻~

⑨【MK】赖上对的人

【情人节特辑】补更
《关于我家cp的二三事》流氓kit梗get√

没错,我又来填坑了!我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没事翻了翻以前的文,感觉文笔好像变渣了点,不要嫌弃哦~)

ooc私设,ming家的流氓kit已上线
~~~~~~~~~~~~~~~~~~~~~~~~

一、

破败萧条的拆迁区,总是会有那么几个钉子户,哪怕拆迁办找上门,威逼利诱也不愿挪动半分,就算被强拆了,也要搭个棚阻碍拆迁进度,这其中,有一些人是舍不得老屋,顾念旧情也算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而另外的一些人,却是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死皮赖脸地要求更多的拆迁款,这样的人,我们一般称之为——无赖。

kit就是这支无赖队伍中的一员,他也不见得多喜欢这个贫瘠偏僻的拆迁区,但父母自幼时去世,他一个人在街头摸爬滚打,不知经历了多少艰辛才让自己活到现在,还拥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虽然不过几十平米,但好歹是他唯一真正意义上的家。

“说了这么多,你想要多少,开个价吧,老磨磨蹭蹭的,开发商都等急了。”拆迁办临时办公室里,听完kit真假参半的‘感人’事迹,管事模样的人不耐烦地直奔主题。

“诶,老哥,一看你就是明白人,我跟那群无赖还是不一样的,要的不多,我是要去大城市的,这路费还有住宿费什么的…”kit在心里盘算着最合适的价格,试探性地伸出手比了个数字“我可不是乱喊价的人,我这是实惠价。”

“行行行,签字吧,然后赶快搬走,顺便劝劝你那群兄弟。”管事的甩出一份合同书,看着kit半是懊恼地签了字,立马把合同收了回去,用眼神示意kit去门口拿钱。

走出办公室,kit心里的后悔不是一点点“应该再要点的,我都拖了这么久了,看那副模样,明显就是还没砍到根嘛。”拿好钱数了数,算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完成,不管了。

和同住的兄弟们挥手告别,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开,踏上去中心城市的列车,这算是kit记忆中第一次出远门,随着熟悉的破败景象迅速后退,kit心里涌起淡淡的惆怅,但更多的是马上就要和那个人同处一个城市的欣喜。

走下列车,宽阔的柏油马路,大街上车水马龙,经过他身边的人穿着各异,没有一个人为他驻足停留,甚至连一个关切的目光都没有。

没有隔壁大婶隔三差五的关心,没有街头大哥威胁性的问候,没有走过路过就能听到的粗俗言语,一切的一切,都带着他不熟悉的气息。

他似乎与这座城市格格不入,一种名为怯的感觉漫上kit心头,这样冰冷的城市,那个人,真的就在这里么?

二、

对kit来说近似巨款的拆迁款,在这座大城市里不过是尔尔,根本撑不过一周,kit不得不去工作,但在这样的地方,他这样的人,又能做些什么呢?

抬起头,烈日灼人,城市中央的大显示屏上色彩不停变换,各色明星来回重现,kit并不关心,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他们,直到一张俊俏的容颜出现,成功让kit的目光就此停滞。

白皙的皮肤,如画的眉眼,薄唇轻启,声音清冷却动听,他的神情淡然却不至淡漠,嘴角浅浅的笑,带着商业性的官方,但不论如何,那张面孔,仍是致命性地令人难以离开目光。

“ming。”kit轻喃出声,那个人的模样一如初见,这世上,若是有谁能让kit自愿抛却一切去追逐,那么,也只有他了。

三、

十年前

kit近日运气不佳,没找到活,饿了几天,最终昏倒在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再次睁开眼却没出现在预想中的天堂,反而是一个笑容和蔼的老奶奶,告诉他因为没有亲属,被医院转到了附近的孤儿院来。

这家孤儿院kit自然是知道的,是镇子上唯一一家,还是有钱人捐献建立的,环境不错,布局在镇子的边缘,远离混乱的中心地带,这里似乎就是天堂,至少对kit来说是这样,那段时光是kit人生中最美好的,没有之一。

不用担心吃了上餐没下餐,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被人打,偶尔探索孤儿院的神秘地带,还有可能遇见天使。

第一次见ming,小小的人儿纯净如同天使降临,容貌姣好,kit从没见过比ming更好看的人,皮肤苍白近似透明,给人一种柔弱的美感,同样白皙的手干净修长,手指灵动地敲响琴键,流畅的音符自指尖流动,婉转动听。

kit总是小心地在巨大的落地窗外偷偷窥视,虽然他根本听不出每日的琴声有何区别,但他只是想远远地看着ming,那个总是一个人,一脸淡漠的男孩。

直到有一天被发现,男孩有些惊诧地看着局促到手足无措的kit“不是,我…我没有,没有偷看你,我是,我只是…”紧张的连话都说不清楚的kit却成功逗笑了男孩。

“噗呲,你到底想说什么啊?”男孩的笑容美好,明朗的就像那日午后的阳光,kit突然觉得心砰砰跳的厉害“我…我只是想陪着你。”

“为什么?”男孩复又恢复了淡漠的模样,声音清冷没有情绪,kit抬头看着男孩的眼睛,那双眸子里漆黑一片,空洞而深邃,让kit莫名心疼。

“因为…你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

“所以,你要跟我玩吗?”

“…嗯。”

“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kit。”

“很好听,我叫ming。”

ming轻轻推开落地窗,向kit伸出手,眸中不知何时染上了明丽的色彩,从那双眼睛里kit仿佛看到了星海,缓缓伸出手,才发现小手脏兮兮的,下意识收回,却被一把握住,借助ming的拉力,kit爬进了他从未想过能踏足的房间。

自此以后,kit就成为了这里的常客,也是唯一的拜访者,那个四周纯白无比的房间是kit记忆里的天堂,在那里,他和ming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但奈何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离别来的突然而令人毫无准备,ming因为有先天性心脏病,即使家教容貌都是极好,仍是无人领养,直到一对医生夫妇,准备去国外专研,听说了ming的情况,就下决心领养并尽全力治愈他。

这对ming来说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只是kit有那么一点点…伤心,所以他选择了不告而别,对于kit而言,ming是误落人间的天使,只不过一场梦,该醒来时便要醒来,他本就不属于这里,说白了,他不过街头流氓混混之流,从遇见ming第一眼开始,他就知道,他们注定会分离…

四、

久别重逢会以怎样的形式?kit想过无数次,却独独没有预见到现在这种情况。

忙碌的片场里,他不过是在大马路上挡了一下镜头,却被导演要求替代群演,还要兼任助理,并且没有商议薪酬就直接开工了,呵,笑话,他kit以前可是混街头的好吗?想赖账让他白干?也不看看他是谁。

“导演,说好了,这活我可以干,但是报酬一分不能少,最多给你打个九五折,不能再多了,我也是混个饭吃的。”虽然理直,奈何气不壮,毕竟他最近也缺钱,都还没碰见过ming一次,就要收拾东西回家?他不甘心。

“要不,你做我的专职助理怎么样?不用打折,不仅月结还有奖金。”清冷的声音从kit身后传来,待kit转身,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站在他眼前。

“ming…”kit轻声念着那个在他心里回转过千百次的名字。

“怎么?太惊喜?还是,不愿意?”ming的表情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不像kit预想中的那样,显然,眼前这个人没有认出他来。

kit的胸口闷闷的,失望和委屈在心里四处碰撞,让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鼻尖一酸,但还是强忍了下去,扯开一个笑容,语气是无赖般的讨好“这当然愿意了,我哪有理由拒绝钱呢?老板,以后有事尽情吩咐,随传随到。”

“那你去把我更衣室桌上的东西拿来一下,就现在。”ming开口便是毫不客气的命令。

kit虽然内心不甘,但还是转身走向了室内,路遇一个迷糊的剧组萌新,是个可爱的妹子,kit凭借街头讨生活的社交能力,迅速问到了更衣室的具体位置,还和妹子进行了愉快友好的交流,当然,kit没有看到他身后某人的俊眉紧皱,目光似是要吃人一般炙热。

走进空无一人的更衣室,ming的所有物品都堆在桌子上,kit根本不知道该拿什么好,开门声响起,kit还来不及反应,随着门再次被关上,他已经被人从背后抱住,熟悉的声音在kit耳边绽开“kit,我好想你。”

酸涩的感觉再次涌上kit眼角“你不是没有认出我么?”

“我只是在找个理由把你留在我身边,我怎么知道…这么久过去,你还是不是…”

“当然是啊,否则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知不知道,自从知道你的消息,我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来到这,来到你的身边?”kit的委屈莫名一股脑爆发了出来“找你比小爷我养活自己都累。”

“那你为什么找我?”ming的话正中主题。

kit闻言,像是下定了决心,挣脱ming的怀抱,一把将ming禁锢在桌边,因为身高的差距,kit不得不抬头看着ming,虽然有些累,但不妨碍他拽拽地说出他思忖已久的告白“你听好了,我为什么找你?因为,小爷我看上你了呗!还有,我很后悔,没有好好跟你告别,如果缘分不够让我们重逢,那我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ming看着kit认真的神情,不觉绽开一个明朗的笑容,让kit有片刻失神“好吧,我知道了,那么,专职助理的职位你还要吗?”

“当然要了!我还要养你呢,没有工作怎么行!”kit一本正经地说道。

“用我的钱养我?这么久不见,你还是一样无赖。”ming有些失笑。

“怎么?不行吗?”kit一脸‘我就这么无赖,你能拿我怎么办’的表情让ming的笑意更深。

“我有拒绝的理由吗?你这么可爱的无赖,当然要时时刻刻藏在我身边才好,只是这次,不准再不告而别了。”

“那好,你可要做好被我赖着一辈子的准备哦。”kit笑容清甜,酒窝浅浅,踮脚在ming唇边迅速落下一吻。

满室尽是甜蜜的气息,两人看着对方,默契地笑开,一如初见…

小番外

空旷无人的大马路上,ming坐在一边翻看着今天的剧本,却突然被导演的咒骂吸引了注意力,走到镜头后,一个小小的身影正位于镜头中央,成功乱入了今日的场景初镜,在那个身影转过头的一刹,与ming记忆中的那个小小少年完美重合,惊喜之余,是随之而来的慌乱,这次,他绝对不能让那个人再离开自己“导演,我能提个要求吗?”

“当然可以啊,你可是主演,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你尽管说。”

“我今天缺个助理,而且今天貌似有个群演缺席了。”

“什么?!这时候去哪儿找一个群演兼助理啊?场务怎么搞的,副导呢?”

“其实您不用着急,既然有人阻碍了进度,难道不应该为此负责吗?也许,还是个免费劳动力呢?”ming的视线投向远方那个因挡了镜头而不停和副导道歉的小小身影。

缘分是如此玄妙的东西,但是,想要拥有甜蜜的爱情,也需要人为的努力…

~~~~~~~~~~~~~~~~~~~~~~
昨晚熬了个夜,今天才发,希望喜欢,今晚更长篇~

对了,因为我有跟着见面会更短篇的习惯,当然也不是每次都更,如果有小可爱期待的话,我会找时间写一篇的!~(人 •͈ᴗ•͈)۶♡♡比心心

评论(5)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