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非晚

写文,宅腐一枚,涉及范围超广泛,基本来者不拒。

【MK】校园恋爱故事之后来的我们

后续来啦!~最后一篇,脑洞来自我军训的教官cp


ooc私设,短篇小故事,甜

~~~~~~~~~~~~~~~~~~~

大二开学,ming和室友站在迎新点,接待着来来往往的青涩面孔,心底也不禁一阵唏嘘。


“哈哈哈,终于让我等来了大一新生!”室友A发自内心的呼号只让ming无奈摇头,立刻引起室友A强烈不满“喂喂,你摇头是几个意思啊?”


“大一新生又怎么了?男女比例还不是一样的,狼多肉少,你就死心吧!哈哈,ming此刻的表情就是这个意思咯。”室友B恰如其分地解答道。


“好啦,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路漫漫,同志加油吧。”ming笑着拍了拍室友A的肩。


“这不是一样么,还非得文艺一点。”


“不不不,只是委婉一点。”


这边斗嘴嬉笑好不热闹,那边好几个女生看着几个男生,不停讨论,偶有几个大胆的上前,怯声怯语地问道“那个…学长,你可以带我到宿舍一下吗?”或是“学长,可以留一个联系方式吗?”诸如此类,而对象自然是人群中最显眼的ming。


“对不起了,我走不开,不过你可以让这位学长帮你一下。”“抱歉,我不随便给人联系方式的。”一个接着一个地婉拒,一旁的室友A只能翻着白眼叹息。


“啊!这是什么世道!人心不古,都拒绝这么多次了,居然还有人往上撞,我觉得你就是太委婉了,要不就直截了当说你有对象了呗。”室友B一边无奈呼号一边出谋划策道。


“直接说有男朋友可能来的会更少。”室友A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你傻吗?说有男朋友,男的也会撞上来的,人只会更多!”


“哇靠,也对哦。”室友A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倒是有些懵懵的可爱,随后又一脸暧昧地感叹道“不过倒是没看出来,kit学长是这么有手段的人,简直把你管的服服帖帖的。”


ming闻言一愣,想起记忆里他家KitKat学长的模样,笑着回道“他?才不是,傻的可爱才对,只不过因为我爱他,所以自愿这样的。”


“啊!我去!猝不及防,一口狗粮,世态炎凉,都没人关爱单身狗了吗?!”室友A觉得自己简直一口老血卡在嗓子里,挖了坑给自己跳。


“没事,你还有我。”室友B一脸温柔地接道。


“咳咳,嗯,不错,我看好你们。”ming心里笑出声的同时,暧昧地扫了两人一眼。


“噗,不是,啥你就看好我们,不要突然gay我,我好害怕的。”室友A震惊地抱紧自己,嚷嚷道。


室友B只好无奈地笑笑,不知道是不是基眼看人基的缘故,ming总觉得这笑里带着一丝苦涩和宠溺。


大一军训的任务派发下来,ming今年负责带直属于工程系的新生们,也不知道p'kit会带哪个院,今年大三只有部分人会做教官了,还是自行申请,特意私下里问了,谁知kit也是支支吾吾地,楞没说清。


难道?没有申请?没申请对ming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在kit不会有被新生觊觎的机会,他还能放点心,坏在他可能又会有一段时间没法看到kit了( ๑ŏ ﹏ ŏ๑ )


纠结着,思索着,军训就来了。


“学弟学妹们,你们好,作为你们的直系学长,我先和大家认识一下,也谢谢大家选择我们学校和我们院,以后也请多多指教。”ming和风细雨般的问候,瞬间让女生们的窃窃私语响了起来,甚至还有几个男生也小声地议论起来。


“喂!隔壁的!你这样怎么能管好他们?把你当学长不当教官,看你以后怎么办?”这故作严厉的熟悉语气,ming惊喜地回头,果然看到了kit。


小心地收敛了情绪,笑道“好的,p,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带的。”这话里潜藏的宠溺只有两人清楚,让kit差点绷不住原本的表情。


只听出了ming话里的谦卑语气,让ming带的一众新生都有些不满,护短的情绪泛起,一个个小声怼道“凭什么管我们啊,学长就是这么温柔的人啊。”“干嘛凶我们教官啊,管好你自己的班就行了。”


这些小声讨论一字不落地传入两人的耳朵,kit纵使心有不甘,也只得回到隔壁,ming看着kit明显生了闷气的可爱模样,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上去哄了。


转身瞬间,ming换了表情,严肃而认真“刚刚学长说的话都是对我们有益的,既然是军训,我就只是你们的教官罢了,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以后不能嬉皮笑脸了,明白了吗?”


“明白!”先柔后刚的方式似乎让这些新生们更容易接受了,ming看着新生们,突然就想起了去年的自己,还有自家那个可爱的学长。


熟络之后,休息时间,新生们也会和教官开起玩笑来,总说隔壁教官凶巴巴的,偏偏反差萌地小小只,自家教官看隔壁教官的眼神,也终于被发现有自然的宠溺和掩藏不住的爱意,然后便一个接一个地感叹起自己不知不觉就吃了这么长时间的狗粮。


“好啦,有什么好感叹的,是想下午站一个小时的军姿了?或者练蹲姿?”ming挑眉笑问道,反而让新生们背后一阵泛冷。


“不不不,不用了。”“对对对,我们闭嘴还不行嘛。”


看着新生们突然乖巧的样子,ming满意地又晃荡到隔壁去了。


新生们只能附赠yoooo~的眼神,和对自己又要被强塞狗粮的无奈¬_¬`。


“p'kit,隔壁教官又来了!”kit听着这话转过身,果然就看见ming笑着走近,真是失败,自己就不该在开始的时候招惹他的,现在教官的形象只怕已经毁的七七八八了,cp粉倒是多了不少。


“你又过来干嘛?”kit皱眉看着ming不停靠近。


“不欢迎我?”ming挑眉,眼里的笑意只增不减。


“咳咳,现在是训练时间。”kit嘴上提醒着,可实际上身体却并没有后退。


“现在,是休息时间。”ming轻揽过kit的腰,在他耳边小声反驳道。


温热的呼吸带着ming身上阳光般的香气,让kit禁不住脸颊发烫。


“呀!教官脸红了!”周遭小声的起哄只让kit的脸更烫了。


“喂喂,你们,知道就不要说出来啦,你们教官会害羞的。”ming故意地挑明,换来了kit带着嗔怒的一瞪。


“哦~好的,隔壁教官!~”新生们大声的配合回应,让kit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喂!ming,回到你的位置上去。”


“嗯?为什么?”


“教官的命令。”kit实在也想不出什么好的理由了。


“好的,教官!”ming配合地笑着松开kit,只是走之前暧昧地在kit耳边叹道“原来学长喜欢这种play啊~”


灿烂的阳光下,ming轻巧走开的背影,让kit突然觉得,能遇见ming,是他进大学以来,最幸运的事。


~~~~~~~~~~~~~~~~~~

啦啦啦,小故事也完结啦!~我很棒的,不接受反驳♡


【MK】专属星空(13)(完结篇)

因为更的太勤所以拖更?不不不,只是最近太忙了(单纯地错过了更文时间,直接睡过去了),所以,就干脆延更啦!~


ooc私设,ABO,长篇持更

~~~~~~~~~~~~~~~~~~~~

电影终于杀青,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只是kit总觉得心里闷得慌,有什么想法和冲动正在破壳而出。


kit推了杀青宴,开车往自己租的公寓驶去,因红灯停在某个十字路口,转头的瞬间看着空落落的副驾驶位,kit突然有些明白自己想做什么了。


加足马力,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达了目的地,停好车,低头寻找到钥匙,本是一气呵成的动作,却在捕捉到门口一抹黑影时停顿了片刻。


带着半点期待和一分戒备,kit慢慢走近,那个蜷缩在门口的身影,是kit在熟悉不过的,也是kit日思夜想着的,所有的冲动一齐涌上心头,纵使心跳如雷,思念如洪,kit也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


似乎是听到动静,那个原本埋头不语的人,慢慢地抬起了头,而在那人看向kit的一瞬间,kit就知道,这场原因不明,结果不明,时间略长的较量,依旧是他输了。


ming黑曜石般的眸子在夜空下显得幽深宁静,让kit一颗躁动的心忽的就静了下来,那些无声的争吵和讨人厌的情绪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


“kit,跟我回家吧。”ming轻声开口,字字像砸在kit心上,让他除了答‘好’再没什么可说的了。


kit一两步走近,轻轻抱住ming,熟悉的香气顺着kit的呼吸到达身体的各个角落,这种感觉,久违地让他安心,可能,这就是归属感吧。


归属感,归属于一个人的感觉,有他在的地方,就可以是家,是一切。


果然就像老话说的,只有失去才会懂得珍惜,离开让kit明白他有多依赖ming,也让他明白,他以为的所谓ming以保护为由锁住了自己,让自己丧失了自主和自由,实际上不过是他自己贪恋安逸舒适的生活,自愿在ming的羽翼下受保护罢了。


“真是败给你了。”kit把自己埋在ming的脖颈,贪婪地感受着ming的体温。


“应该是我输了。”ming紧紧地回搂住kit,附带着几个轻柔的吻落在kit耳垂和颈侧,“是我忍不住了,原本想等你消气,回国之后再来找你,因为怕打扰你,又怕我粘着你会让你不开心,所以我忍住所有冲动,一直等到现在,可是…”


ming的声音带了些微的颤抖,继续道“可是我怕,我怕你再也不回来了,我怕你真的讨厌我了,到那时,我又该怎么办?”


kit一颗心揪的生疼,自己到底是以怎样的任性让这个一向自信到无所畏惧的男人,到如今竟产生了害怕的情绪?


“是我不好,我…太任性了。”kit轻轻挣开ming的怀抱,改用双手捧着ming的脸,正对上那双总是让他深陷的墨瞳,语气里的歉意明显。


“不,是我,我不应该…”ming抢着开口,却又被打断。


“好了好了,我们两都有错。”kit像哄小孩一样摸了摸ming柔软的发,半是哄劝半是安慰地说道。


“kit,我是真的很爱你。”ming将额头轻抵在kit额上,随着甜蜜的呼吸,情话也表达地真切而自然。


“我知道。”kit闭上眼,感受这久违的温存,迟疑半刻,又开口道“但是,你好像并不知道。”


“什么?”


“ming,我也是真的很爱你,从以前到现在。”


听出kit话里的真挚,‘以前’二字似乎开启了一些久远的记忆,让ming的心微微一动,忍不住笑问道“那未来呢?”


“当然是…更爱你啦,傻瓜。”kit故意地停顿,又笑着答出心底最真的答案,睁眼对视的瞬间,两个人的眼底嘴角皆是笑意。


“那…我们回家吧。”


“好,回家。”


爱情里的较量,哪有什么谁输谁赢?


在步入婚姻的那一刻起,你们就起誓,爱一生,不离弃,不用因爱的多而自卑,也不用因爱的少而歉疚,婚姻里的你们爱而平等。


ming×kit,会创造一个专属于他们的美好未来,就这样,一生。


The end♡


~~~~~~~~~~~~~~~~~~~~

啊啊啊,终于完结了!~没想到这篇这么纯洁,全程无车(写完了我才发现😂)


安啦~我的MK坑填的差不多啦~  @兔子babe_兔子nuna


【MK】专属星空(12)

来啦来啦,最近比较准时诶,嘻嘻~


ooc私设,ABO,长篇持更

~~~~~~~~~~~~~~~~~~~

那段青春后来的故事,大家也许都清楚了,一个穷追不舍,一个抵抗不过,为了爱情,有些事真的不必再较真,心动了,相爱了,自然也就在一起了。


就像每一对普通情侣那样。


他们曾在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牵手漫步过校园,尽管在这之前,kit还脸红着拒绝再三。


他们也曾心怦怦乱跳地在电影院最后一排接了吻,虽然是某只小狼狗早有预谋的结果。


他们还总是在吃饭时为选择什么而犹豫不决,kit把这一切都归咎于ming爱说“你喜欢就好”,而最终的结果就是一桌子菜都是kit爱吃的。


他们一起撑伞走过每一个有对方的雨季,ming的衬衫也一直湿了又干。


他们翘课在纪念日出去旅行,kit一边埋怨着出勤率堪忧,一边看着ming眸子里闪烁着的兴奋,怨气散去,笑意止不住地爬上眉梢和嘴角。


情人节的玫瑰铺了满床,一年是巧克力,一年是手写信笺,晚上某只情话boy分分钟化身小狼狗,kit的记忆里,情人节就是第二天绝对起不了床!


他们一起度过了很多很多,记忆停在原地,时光持续流转,有个少年,曾意气风发,大言不惭地说会给kit最幸福的未来,余生一同,不离不弃。


然后,以戒指起誓,他们在大学毕业时结婚,一直,到现在。


在那段纯粹而美好的时光里,kit觉得,一切幸福都显得理所当然,以至于步入婚姻,他也没什么实感。


可能,自己真的是被宠坏了吧。


当kit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已经来美国半年了,国际大片的拍摄进度自然不会太快,不断调整摸索,也耗时了整整六个月,影片即将接近尾声,kit全心投入的思想终于有了空隙,可以用来想点别的时,他突然发现,ming这家伙居然一点找他的意思都没有?!


怎么?是觉得他无理取闹?所以根本就不想找?


还是说觉得心里有愧,不敢来找?


反正不管哪一个,都不是kit希望看到的,因为这两个想法的结果就是——ming没有来找他,而他也已经整整半年没见过ming了!


不想见?那肯定是假话,只有kit自己知道,他想的快疯了,偶尔闲暇时,还会小心思考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的问题,但是,理智告诉他,他还不能妥协!


手机震动,kit慌忙接起,来电显示却依旧是熟悉的经纪人大人,“喂?又怎么了?”


“什么叫又…,哼,懒得跟你计较,你说你们夫夫两也真是的,吵个架能吵到国外去,死要面子的还不联系,怎么呢?才五岁啊?还害得我一个人在你们中间和事佬一样,两边劝着。”beam每打电话必抱怨,kit只能将白眼翻上天。


“喂!明明是他不关心我,你看看,pha和yo都来看过我多少次了,你和forth也来过,不过一张机票的距离,他就是不来,不就是不想和好吗?”kit撇撇嘴,总觉得越说越气。


“怎么?您是忘了您为什么离家出走的?他现在还敢黏着你吗?”


kit闻言一愣,呃…好像有这么点道理,不过…“不来看我就当是他想给我一些空间,那短信电话总该有的吧。”


“你老公的原话是,都是他逼你太紧,他早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不联系你,也是对他自己的惩罚,你也知道,他为了你,能虐自己到哪种地步。”


“什么意思?他…过得不好吗?”kit心里泛起一阵阵的心疼,之前为了不让自己多想,一股脑儿扑在工作上,所以也没管ming那边的后续,生着没来由的气,却差点忘了,那个傻瓜一样爱着自己的人,现在又会是什么状况。


“你说呢?我也没有偏袒谁的意思,你对他的重要性,你自己心里清楚。”beam顿了顿,又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唉~婚姻关系不像恋爱,进入了平淡的柴米油盐,就不会再有风风火火的机会了,很多事不过是两个人妥协着,他依旧像当初一样宠着你,已经是很不错了,只是任何事都有度,有负担的宠不是宠,是负累,于你于他,都是如此,当然,你自己的问题也有,我想这么久了,我不说出来,你也能明白。”


“嗯。”kit沉声应道,beam的语重心长kit又如何能不懂?只是…


“晚上结束了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最后做什么样的决定,也在于你自己。”


电话挂断,beam的话犹在耳边,明明说了那么多大道理,留在kit心里的却只有一件事——ming他…过得不好。


~~~~~~~~~~~~~~~~~

回忆篇结束,我们的文章也快要进入尾声了哟~


加油叭(´。• ᵕ •。`) ♡


【MK】专属星空(11)

来了来了,没有很晚,对吧?| ᐕ)୨


ooc私设,ABO,长篇持更

~~~~~~~~~~~~~~~~~~~~

时光恍若白驹过隙,成长一步印着一步,有时还来不及喊停,离别和选择就这样摆在了眼前。


ming的成长期里,最讨厌的可能就是小升初,初升高这种时段了,因为他不得不面对kit毕业升学,然后一个人默默熬过一年,埋头学习,才能在第二年再次与kit同校,也只有在这种时候,ming才真正有些期盼自己能和kit同岁了。


“p'kit~为什么你又要毕业了?”ming撇撇嘴,少年独特的干净气质衬得他熠熠生辉,不过几年个子便飞长,让kit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毕竟总不能说他一个做哥哥的嫉妒ming长的太快?


“因为我在长大啊,诶?怎么感觉我好像在哪儿说过这话?”


“是说过,三年前,我问你为什么要毕业的时候。”


kit听着ming语气里明显的不满,却是一头雾水,怪不得问‘为什么又’,可是既然都知道答案,干嘛还要问?


难道…就这么,离不开自己?


啊呸!kit,你在想什么呢?太自恋了吧!


“所以啊,p'kit为什么又要毕业,为什么又要离开我呢?”ming单手撑着下巴,歪着头紧盯着kit,语气平淡地就像自己只是说了句再平常不过的话一般。


“咳咳…”这孩子,怎么回事?视线炽热,双眸又清澈地让人自愧,怎么都不敢看回去“你也…不能总是这么依赖我,小心同学笑你,说这么大个人了,还离不开…”


“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就是离不开p'kit啊,不可以吗?”ming轻声打断了kit的话,害得kit一时语塞起来。


“呃…ming…”要怎么解释才好?果然还是太惯着他了,自己当初是怎么放任他…


kit这边还在独自纠结懊悔,不经意回头便撞进一双深瞳,带着kit看不懂的情绪,一字一句说出让kit瞬时心惊的话来。


“如果长大就意味着我要离开p'kit,那么,我不长大就好了。”


“怦——怦——”Σ>―(〃°ω°〃)♡→


那天,kit逃了,而且是落荒而逃。


否则他该怎么解释,那一瞬间,抑制不住的心动,还对着一个比自己小的男孩子?!


ming高三毕业的晚上,只有kit陪在身边,原因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居然答应在ming分化那天守在他身边!


可能是出于一个哥哥的责任感(←_←ming貌似又不止一个哥哥吧,你还是属于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可能是经历过分化的无助与痛苦(这种时候就更应该父母陪了吧啊喂=_=),可能…只是单纯地想在他需要自己的时候,陪着他(这个我信( ̄~ ̄))…


反正,结论就是,kit陪着ming,迎来了分化,而他一个毫不设防的omega,冒着风险,然后…


妥妥地掉进了一个Alpha的圈套,啊呸,怀抱里♡


而在第二天,kit面对这个一发不可收拾局面时,选择了再一次落荒而逃。


大二开学的第一天,kit莫名有些心慌地站在新生迎新点,“欢迎学弟学妹们”的话还没说完,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带着不加掩饰的笑意,如阳光般温暖而干净,大步走到kit跟前。


“学长,以后请多多指教了,还有,为了防止你总是乱跑,我已经决定开始认真追求你了。”


似乎是怕自己说的不够清楚,ming的笑意更深几分,朗声开口道“以成为学长的男朋友为目标的那种‘追求’哦。”


~~~~~~~~~~~~~~~~~

嗯…接下来,就要把老婆收入囊中了呢♡


٩(`Д´)۶lpl冲鸭,ming!


【MK】专属星空(10)

失踪人口突然回归,真的是好久不见(›´ω`‹ )自我检讨


回忆篇开始啦~


ooc私设,ABO,长篇持更

~~~~~~~~~~~~~~~~~~~~

第一次见到kit,是在ming五岁的时候。


也许小孩子总是会对大孩子的朋友圈产生一些莫名的好奇,yo就是这样,出于对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大哥哥forth一直提及的三人帮的好奇,便吵着闹着要参与几人的聚会,而为了保护yo这个总是照顾不好自己的傻瓜,ming也不得不加入。


“哎呀,forth你家的小孩子都好可爱啊!~”在beam扑向yo的前一秒,forth适时地扯住了他的衣帽,以防他把小小只的yo给吓住,而出人意料地,yo竟怯生生地小跑到了pha的身后,小脑袋探出一半。


“这是什么情况?!现在的小孩子还挑颜的吗?太过分了吧!”beam一声哀嚎,转而扑向了一旁的kit。


kit满心无语地看着某只天生戏精,正想着要不要躲开就被一股不知名力量硬生生拉的后退几步,待他转身看时,只发现了一个带着明媚笑颜的小男孩,一双眸子里似盛着星辰万千…


之后的场景,似乎就比较和谐了。


yo因为一时间找不到ming,只好下意识拿pha做自己的庇护,不过yo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选择pha,只是从进门的第一眼起,视线就不自觉飘向pha了,好在pha也觉得这只挑颜的小不点莫名可爱,两人玩的甚是愉快。


被各方嫌弃的beam在差点扑空摔倒的前一秒,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暖暖的,是forth的味道,带着勇气和一丁点的侥幸,beam选择了搂着某人死不撒手,继续自己的戏精表演,而forth竟然十分配合地安抚着?


现在,就剩下kit和某个小家伙大眼瞪小眼了,虽说差不了几岁,但是在kit看来,ming不过只是个爱撒娇,爱粘人的小朋友而已,要说他怎么会得出这个结论的?


“p~你的酒窝好可爱!~”


“p~我可以戳一戳你的酒窝吗?”


“p~我可以抱抱你吗?”


“p~我可以亲亲你吗?”


嗯…果然还是个粘人的小鬼啊~可是,亲亲是要亲嘴的吗?!


“呃…ming,谁教你亲亲要亲嘴的呀?”


“妈妈,妈妈说亲亲要亲嘴,才能表达喜欢,我喜欢p呀,不可以这样表达吗?”ming眨着大眼睛,单纯而无害,kit…能做的,只有妥协。


算了,等他长大一点了,再告诉他好了…


回家路上,ming一手拉着yo,一手牵着forth的衣角,乖巧地吓人,没错,是吓人…


“ming,你今天…怎么这么乖?”forth有些奇怪地看着一脸笑意的ming,忍不住问出了口。


“怎么?我乖不好吗?p'forth?”ming懒懒地抬眼,收敛了笑意,恢复了平常不咸不淡的模样,forth才松了一口气。


“好啊,但是别经常这样,反反复复的,我怕吓到你爸妈,我不好交代。”


forth其实也很纳闷,一对热情温暖的父母是怎么养出一个淘气的不行,还总爱装小大人的孩子的?而且,今天这小家伙对kit的态度绝对比对父母要热情太多,什么情况?怎么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所以后来每次见到kit,forth都忍不住用‘老铁,珍重’的眼神予以对待,kit却是一头雾水…


~~~~~~~~~~~~~~~~~~~~~~~~

啦啦啦,猜我下一次出现是什么时候呢?


好叭,不皮了,会被打的,保证不会像这次空这么长时间了,窝有在认真检讨的…


看着我真诚的大眼睛ʘᴗʘ


【MK】校园恋爱故事之军训

短篇小故事,大概一共就三个,有时间的时候,我会快更的,因为也不长嘛~

ooc私设,短篇小故事,甜
~~~~~~~~~~~~~~~~~~~
“听说今年工程系的军训会由别的院的学长学姐来做教官诶!~”

“真的吗?!太好了!”

“好什么?”

“像你这种没有接触过妹纸的母胎solo是不会懂得,工程系作为汉子云集的地方,本就妹子稀少,其他院来做教官,不就意味着…”

“我那是正直,没你想的多,不过…你动脑子想想,本来我们学校妹子就少,你以为学校会拿来吃苦,给我们做教官?”

“别乌鸦嘴,万一呢?”

“你可拉倒吧,一看你就是饥渴,人家ming开学就不这样,自带光环,妹子自己找上门来,像你这种长得丑的,就安分点好了。”

“不是你,是我们,OK?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宿舍里的汉纸每天都兴奋地播报着最新消息,聊着聊着就吵了起来,这种时候还真有点像那些街头聊八卦的大妈们,ming听着,只得无声地笑笑。

别的院的学长,做教官?倒是很有意思了。

烈日炎炎,太阳炙烤着大地,似乎要把人晒脱一层皮来才肯罢休。

工程系的打一新生们穿着迷彩军训服,不安分的在队伍里扭动着,烦躁的抱怨声在一声清脆明晰的“都给我安静!”警告下静了下来。

ming忍不住偷偷去看声音来源,因为这声音实在是熟悉的很,似乎是他一直在想念着的。

悄悄抬眼望去,小小只的学长一脸漠然,正是ming一直在思念着的那个人啊,学长这故作严肃的模样,倒是平添了几分可爱。

“我叫kit,你们的学长,来自医学院,军训期间就是你们的教官了。”不安分的抱怨声低低地闯入了这位小学长的耳朵,kit却只挑眉吼道“抱歉让你们失望了,我们学校可一向没有让女生来做教官的道理。”

“没有!我们一点儿都不失望。”不和谐的声音突兀地显出,kit抬眼看去,却正撞入一双清澈的眸子,有些熟悉,俊朗的容颜一如初见,迷彩更添了这个男孩的英气,帅的令人心动。

kit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赶忙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失态,“咳咳,不要光说这些好听的,军训真是开始了,先从…站军姿开始。”

休息时间,kit轻轻擦去因酷暑而不断从额上冒出的汗珠,低头却见一瓶水递了过来“学长辛苦了。”

又是熟悉的欢快语调,除了ming不会是别人。

“行了,以后不要随便浪费休息时间去买水了,本来时间挺短的。”

“学长…这是在关心我么?”

“?怎么可能!现在我可不只是你的学长,我还是你的教官,怎么能跟教官没大没小呢?”

“是!报告教官!我只是觉得教官很辛苦,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是我心甘情愿的。”

“!”ming的声音似乎引来了周围男生们的注意,kit只得示意ming小声,还带着莫名的无奈“这种事就不用报告,还大声说了!”

“好,那有些事,我就小声说了…”在kit一脸懵逼的表情下,ming勾着唇轻轻靠近kit耳边,小声道“我刚刚说的都是实话,并不是什么专挑了好听的话讲,而且,我是真的没有失望,在见到学长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开始期待我的军训生活了。”

“……”——〃∀〃——

不知道为什么,ming明明已经走开,那温热的触感似乎仍在耳边,那个没大没小的家伙,将嘴几乎都贴上了kit的耳朵,害得kit心里痒痒的。

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那个人一靠近,自己心跳得就好快,而且好像,在看到那个家伙的笑容时,跳的格外欢脱?

完了,本该成为kit大一时烦恼的问题——‘长达两星期的军训该怎么度过才好?’成功延续到了大二?!就因为某个家伙!~

~~~~~~~~~~~~~~~~~~~~
后续?有…还是没有…还是有呢!嘻嘻,敬请期待吧♡

拖延症得治啊,所以突然高产?ヾ(๑❛ ▿ ◠๑ )

【MK】专属星空(9)

来了来了,久等了♡

ooc私设,ABO,长篇持更
~~~~~~~~~~~~~~~~~~~
ming几乎是在一瞬间楞在了原地,却又在下一秒反应过来,只是笑容似乎透着些僵硬,“不累啊,怎么会累?”

“可是,我累了。”kit悄无声色地避开ming的眸子,一字一句都似针一般扎在ming心上。

这大概是结婚以来ming第一次看到kit如此无力地对自己说他累了。

一向香甜巧克力信息素,在此刻也染上了苦涩的味道——那代表着kit在排斥ming,排斥ming的靠近,用最含蓄却也最直接的方式。

“kit,你到底…”ming尽量避开自己心底最深处的那个想法,他知道,那是标准答案,但是,他还不想去面对。

“没什么,让我好好休息吧。”kit轻巧地躲过ming下意识的搀扶,现在他没精力思考这个动作,是否会对他身旁的这个男人造成伤害。

看着kit沉默着走进房间的背影,ming明白他天真活泼的小学长知道了一切,不用猜也能知道kit现在的小脑瓜里肯定也是一片混乱,所以ming不急不躁,承受着他早已预料到的结果,只是,心脏有点痛罢了。

kit只身走进房间,将混乱的思绪丢在一边,整个身子都埋进柔软的被子里,他用力一嗅,鼻腔里都是ming信息素的味道,熟悉而温暖。

门外的人知道,他的老婆大人需要冷静冷静,所以他不会轻易打扰,门内的人也知道,自己的老公有多宠自己,这种时候,他只会选择安静的守候。

漫漫长夜,不知道是谁更煎熬一些呢?

kit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为什么而感到疲累,只是好像从有ming的记忆以来,他就一直是更为任性的那一个,以至于他有时候会忘了,自己要比ming年长,却被宠坏成了一个小孩子模样,ming的所谓过度保护,也许…在kit心底也是被默许的?

所以让他真正生气的也许根本不是ming,而是他自己,他气自己的无力,气自己的弱小,气自己作为年纪更大的那一个,却总是在被他保护、宠爱,这无关属性,omega又如何,wayo的自主独立也一直是他羡慕着的。

也许,他也是时候走出ming的羽翼,不是一味地等待着,靠ming为他打造一片专属星空,而是他自己去主动寻找,专属于他的那片星空…

不知道该说是机缘还是巧合,清晨接到的第一个电话竟然来自…“喂?”

“hello…”kit以为他曾经的英语知识可能这一辈子都用不上了,却在今天早上用了个彻彻底底。

这是一个电话邀请,来自遥远的美国好莱坞。

kit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这边要解决的事情还有很多,要理清的头绪也有很多,但是他想最后再任性一次,丢开那些有的没的。

所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打包好了自己的行李,带着莫名的忐忑走出房间,却发现在七点的早晨,那个他害怕遇到有期待遇到的人并不在门外,早餐已经做好,就摆在餐桌上,房间里安静地刚好,就像是一个为他备好的绝佳的逃跑机会。

原来,到最后,就连逃跑,也在他的预料之内么?

可是现在,ming留给了kit绝对的自由和任性的权利,kit却…有些畏惧了。

吃完早餐,下定好决心,深吸一口气,kit最终还是拖着行李,向着新的前方,不回头地走了…

~~~~~~~~~~~~~~~~~~
校园回忆篇要开始啦!~我会加油的,没错,这几天断更又是拖延症作祟,我是晚期无疑了(T▽T)

【MK】专属星空(8)

失踪人口更文填坑,终于结束军训的我要开始国庆连更了!~

ooc私设,ABO,长篇持更
~~~~~~~~~~~~~~~~~~~
kit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状况,虽然他对正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满脸商人式奸邪的所谓某公司代表毫无好感可言。

“到底什么事?还请你快说,我还有通告要赶。”kit语气里的不耐和言辞里的嫌恶十分明显,来人自然也不傻,只陪笑着道“我知道大明星嘛,都是很忙的,不过你为了ming大导演的剧本不是推了大部分的工作嘛,所以,才能抽出时间,还特意瞒着经纪人到这儿与我会面,说起来,还真是我的荣幸啊。”

kit听出这话里的讽刺意味,不愿深究,自己也确实是为这人一句“你就不想知道你在你老公的羽翼下都躲过了多少比我还恶心的人和事吗?”而动摇了,所以才瞒着beam独自一人来到了这里。

“所以?我不是来这里浪费时间和你假意周旋的。”

kit直截了当,来人也不想再惹kit烦躁,敛了过分的笑意,回道“我的目的很明确,公司打算挖你过去,我们公司也能将你的余热发散,共同创造更大的收益,资源方面也绝对会比现在好上很多…”

“不用说了,如果你的目的只是这个,那么容我说清楚,我不会去的,现在的一切我都很满意。”

“真的…满意吗?成为某人的专属演员,就意味着很多你喜欢的剧本不能接拍,所向往的电影和导演都与你无缘,而且,据我们所知,你近期接受的广告和杂志拍摄邀约正渐渐多过影视。”

“那又怎么样?我依旧好好地位居一线,不是吗?”

“当然是,只不过,没记错的话,你当初不是演员专业毕业的么?从小到大的理想也是参演好莱坞导演的制作吧?”

“你…”kit有些语塞,这人在挖人前做好了充分的调查,而自己却没有理由责问,因为那些事,都是真切的事实,那个压抑在心底很久的想法,也在眼前这个人的一字一句提醒下,有了苏醒的痕迹。

“好吧,就算你瞧不起我们公司,但是与你现在的公司终止合约,也就等于你与ming大导演的专属契约失效,你不就有了更多的机会?把我们公司当做一个跳板,再直白一点,做一个幌子,又未尝不可呢?”

“这样一心像是为了我好的说法,你们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kit不笨,自然知道这圈子里能建立合作的关系,一定是双方都有所获益。

“你还真是被你老公保护的太好。”冷不丁的感叹让kit眉头紧皱,刚想问什么意思,来人却继续道“我们求得不过是一个知名度,热度上去了,目的也就达到了,你最后的选择到底是不是我们公司,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同于一开始强硬的挖人态度,来人开始坦言目的,转换更为柔和的方式,kit却不会轻易妥协,“如果你们一开始的想法只是拿我蹭热度,干嘛不直接摆明态度?”

“态度?呵,大明星,这种事由我来解释还是不太好吧,ming大导演那边我们是真惹不起,不仅完美堵塞各个渠道我们对你的‘友好询问’,还拖延应付着最大八卦社的轮番轰炸,人家可是混两道的,你们这个业界暧昧不明的绯闻八卦,自己早点公开也就算了,偏偏被人家八卦社强行买断,要在公开之前发表…”

“什么?你的意思是…”kit心忽的收紧,沉重的想法和后知后觉的心理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当然,最终我们还是突破了重重防线,否则现在我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带着一点莫名的骄傲,却又在一瞬间突然转化成感叹“看着你一无所知的模样,突然觉得ming在这圈子里摸爬滚打过得还真是压力山大啊,等等,怎么越扯越远了…”

那人的话,kit有些听不进了,心脏砰砰直跳,对眼前这个人所说的一切,他不是不存怀疑,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有些事,这个人说的很对,ming对他的过度保护,会让ming很累,而现在才知道的他不仅没有太多感动,反而也觉得很累,无声的愧疚和懊恼已经让kit不想再继续思考下去了…

浑浑噩噩地结束会面,任性地推掉所有工作,回到家,kit真的累了,很累很累,可能不是身体有多累,只是…心累了。

kit像一捧猝然融化的水,瘫坐在离房门不远的客厅地板上。

ming不在,两只小家伙也恰好被送去寄养,房子里静悄悄的,灯没开,四周漆黑一片。

kit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本该工作繁忙到只能晚归的人出现在了门口,轻快熟悉的声音传来“kit~我回来了哦!~听p'beam说你太累推了工作提前回来,我也就回家来陪你了,开不开心?”

kit没有回头,也没有动,他只是在想,ming到底是掩住了多少疲累,才能总是在自己面前,以究极乐观的模样,默默地,就承担了一切?

“老婆!你呆在地上干嘛?很凉的,快起来。”ming发现了一动不动呆坐在地上的kit,心里一惊就跑到了kit跟前,却只听到了一句不温不火的提问。

“你不累吗?”

~~~~~~~~~~~~~~~~~~~~
这篇文章还是会照着以前的tag和名字写完,但是,以后的文章,可能就都是【KC】或者【TT】这种的了,希望大家能理解吧~

还是会和椰奶好好地走下去的!

更文进行时,正式开虐了…

关于今天突丧的大家,我想说…

作为椰奶女孩,我真的待了很久,久到不想再离开,逐月是初心,大家应该也是这样,想走的留不住,我想留,和大家一起,好吗?

虽然作为一个学生党,我一天天地拖更,but我还是会很努力地更文哒!~还有还有,我不算大佬,大家也不要嫌弃才好♡

我保证,军训明天就结束了,这两天多写点安抚大家,有想看的或者想说的,都欢迎私信来聊,我会一直在,爱你们♡(●'◡'●)ノ❤

【MK】校园恋爱故事之开学日

进入大学校园,冒出了很多可爱的脑洞,军训太忙,更文速度炒鸡慢,希望谅解吧!~

作为中秋贺文献上,希望不会太迟♡

ooc私设,短篇小故事,甜
~~~~~~~~~~~~~~~~~~~
当ming拖着行李箱,身上背着大件小物走在偌大的校园里时,第一次有些后悔自己太过自尊地拒绝了父母送自己的要求。

这TM到底是什么破大学?真不知该说是穷山僻壤,还是依山傍水了,为什么宿舍要建在山上啊喂!

有些无力地皱了皱眉,抬头看去,宿舍正在山路的尽头若隐若现,ming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只楞楞地站在原地。

“喂!挡在路中间干嘛?想惹女孩子驻足关注?”一个听起来颇不耐烦的声音从ming身后传来,这是这语调…该怎么形容好呢?感觉奶凶奶凶的,明明是带刺儿地训人,却偏偏调子有些软,还带着些不自然。

回头正看见一个个子小小的男孩子,因为站在下坡的缘故,与ming的身高对比更加明显,气势顿时弱了一大截,长相可爱的少年似乎感觉到自己并没有什么威严的训导,不仅没让面前这个人敬畏,反而让他笑了出来。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吧。

“算了,不跟你计较,你是新生吧,看你大包小包的挡在路中间,其他新生也不好过去,我帮你吧,我们学校宿舍建的是挺坑的。”小个子一把拿过ming的行李箱,头也不回地就往山上走,ming只好带着行李跟上。

“你是学长吗?”“怎么说话呢?要叫p,叫我p'kit就行了,明白了吗?”“哦,好,p'kit。”

kit…KitKat!居然和自己最喜欢的巧克力同名,ming不自觉加深了笑意。

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自己叫这位KitKat学长的时候,那个身影也不自觉地愣了愣。

“好啦,别说太多话,省点力气,还要爬上去呢。”

小学长明显不太耐烦,但ming却偏不安分,开启了话痨本能“p'kit是哪个专业的?我是工程专业的,谢谢学长,我一个人来还正愁拿这些行李没办法呢,以后还请学长多多指教了!对了,学长的联系方式…不知道可不可以…”

“停停停!叫你别说太多,你还来劲儿了是吧?絮絮叨叨的,跟你这张脸一点都不符。”kit有些烦躁地打断这位学弟喋喋不休的话语,内心有些无奈,算是信了自己作为一只无可救药的颜控的邪。

“?”

好吧,kit没有那么闲,只是一个大帅哥立在路中央,引来学校本就不多的女孩子们抢着驻足议论,那些踌躇着就要扑上去的模样,让kit莫名产生一股保护欲,直接就上去搭了话,结果…

“好了,到了,接下来就你自己走吧,我还有课,先走了。”kit松下一口气,将行李推回给ming?抬头却撞进一双清澈的眸子。

“p'kit,你要记住,我叫ming,工程学院,以后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还有…”ming真挚地一字一句道,然后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条KitKat,塞到了kit手里“我是真的很喜欢KitKat的,所以…把这个作为谢礼送你,希望p'kit你会喜欢。”

毫不躲避的直视,纯洁无暇的笑颜,勾动着kit不知名的情绪,不经意的心空瞬间,他记住了他的名字。

kit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

啊啊啊!我就说,颜控属性什么的,真是,烦 死 啦!

还有,长那么惹眼,就不要随便冲别人笑了!

kit在烦恼的时候,ming在另一边正细细品味着与这位KitKat学长的相遇。

“啊咧?对了…联系方式!还有专业!唉~我这个性子真是…”

有懊恼、心动、碰撞、后知后觉的开学日,一场校园恋爱故事正缓缓拉开帷幕…

~~~~~~~~~~~~~~~~~~~~
啦啦啦,拖到现在,实在是比较忙,过了军训我就闲了,加油!~

期待后续吗?迟来的(>▽<)中秋快乐!♡